首页 >汤羹

叶竹盛让公开的阳光晒干药价的水分编制

2020-11-18 08:37:06 | 来源: 汤羹

叶竹盛:让公开的阳光晒干药价的水分

那么,我们为什么痛恨高药价?而谁又在欢迎高药价?越高越好卖,股票和房子的这种特性在药品身上也有所体现,但奉行的却是截然相反的逻辑。股票和房子的高价,一般是买卖双方双赢的,或至少让人感到是双赢的,但高药价的受益者却是单方的,也就是生产供应和销售的一头是绝对获益者,而病人则是药品暴利的承受者。

从1996年开始,政府出台了20多部旨在压低药价的法规,但却陷入了改革怪圈,药价改革史简直就是一部屡战屡败的“屈辱史”,成为中国诸多改革悖论中的一个“完美案例”—药价越改越高。根源也几乎是众所周知的,那就是商业利益交杂权力寻租再加上医生职业的腐化,合谋之下,从药厂到药商到医院再到医生的整个药品流通链,形成了一个价格放大器,从出厂到病人手上,药价常常被放大十倍百倍乃至上千倍。翻开中国的反腐案例簿,这条利益和权力交织的链条上,每个环节都有大量案例,而且往往触目惊心。

新一轮的药价改革伴随着全局性的医改启动了。医院取消15%的加价,大部分药品取消政府定价等力度超前的改革措施也将出台。综观药价改革的“屈辱史”,好政策不是没有出台过,主政官员的话语也屡屡表达了改革的好意。但事实证明,这些都不足以打破黑幕重重的钱权利益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是建立垃圾池黑幕,那就让公开的阳光来对付。

政府定价之所以无法遏制甚至还助长了高药价,除了权钱交易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药品成本信息不透明,审查存在困难。根据一些国家的做法,药品作为特殊商品,政府的价格规制是必要的,但这种规制不一定得通过政府定价的方式进行,还可以通过利润控制的方式。当然,有人可能会提出,控制药品利润上限可能会打击新药开发的积极性。这个好解决,只需制定较高的新药利润上限即可。

有效控制利润的前提正是药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各个环节成本的信息公开。这种信息不能只是向监管部门公开,因为监管环节也可能出现扭曲因素,更需要向市场向公众公开,有利于药厂药商之间相互监督制约,有利于公众了解药品的实际价值。控制了利润上限,公开了成本信息后,就能迫使药厂药商的竞争从荒谬的高价竞争转向合理的疗效竞争,回归药品市场的本质功能,好的信息可以长时间被人们看到。而在触达用户方面还能促使药商收益透明化,使原本用于买通官员和医生的贿金无处藏身。

吃了紧急避孕药会出血吗
TX运动
TX振东
TX振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