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菜

完颜立童记与溥仪兄弟擦肩而过的最美清朝格

2019-11-20 23:42:54 | 来源: 热菜

完颜立童记:与溥仪兄弟擦肩而过的最美清朝格格

完颜氏,名立童记,汉族名字王敏彤。

爱新觉罗·毓朗外孙女,其父为完颜?立贤(军机大臣完颜?崇厚之孙),其母为爱新觉罗?恒慧(宣统朝军机大臣,贝勒毓朗之长女)。

旗人以长辈名第一字为姓,立是立童记的姓,家中长女,人称小大格格或王大姑娘,其妹叫完颜?碧琳(汉名“王涵”)。她们是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的姨表妹(婉容生母是立童记母亲的叔伯姐姐,继母恒香是其母的二妹)。

这位美丽高贵的皇室女子因被时代的漩涡拖累,又背负着这个传统家族过多的负重,几次婚姻的机缘,都被错过了,终生未嫁;她在晚年时精神几近崩溃,抑郁而终。

无忧童年

关于立童记的童年,她的妹妹王涵女士在自述里有这么一段描写:“在父亲百治无效之后,母亲便另租房子使他疗养,便带了我及姐姐去寄住在外祖母家。在那种家庭中是以礼貌来过份要求小孩子的,尤其是女孩子,姐姐是被一切长辈所宠爱着,她永远跟着母亲,吃饭也与大人一桌因为她即驯顺又生得白皙漂亮,但我却是一个黄毛丫头,在后院一个人吃饭,平常不叫出来见客人,怕错了礼法招人笑话,只有在生日节日一些的日子才被打扮好了出来见世面。”

在王府度过了无忧无虑童年完颜氏姐妹,因为时局影响随外祖母(朗贝勒福晋)和母亲来往居住于天津、北京两地

17岁的立童记在天津居住时遵母命曾与一“门当户对”的爱新觉罗氏某人订婚,后因男方与某戏子有染,一时闹得满城风雨闹,而与之解聘回到北京东四三条27号祖屋定居。

当时,孟小冬家与完颜家是一墙之隔的街坊,孟家26号,完颜家是27号。妙龄时期的孟小冬与回到北京居住的立童记姐妹遂成了闺中密友,孟小东的旗装照和完颜立童记的戏装照足见当年姐妹情深。连梅兰芳先生都与立童记很熟,戏称她“小大格格”。

前排左一

痴爱溥仪

有一位满族老姑娘爱着溥仪。这位老姑娘,是皇后婉容亲姨的女儿,人称“王大姑娘”。她家住在东四三条一个独门独院,母亲是个老派人物,官称王老太太,旧时在京城也算得上是有身份的人物。解放后家庭没有别的生活来源,靠卖点旧东西,再做一些缝缝补补的活儿维持生计,一家人生活得倒也平静。

由于溥仪特赦回京,她一家的生活平静被打破了。早在伪满洲国时,溥仪的二妹有意让王大姑娘嫁给溥仪的弟弟溥杰,母女俩都到了伪满洲国的“新京”(即长春市)。由于日本人不同意溥杰与中国人结婚,此事便“黄”了。但她一家人仍对溥仪及爱新觉罗家族顶礼膜拜,崇敬得不得了。 刚一听说溥仪特赦回到了北京,王老太太素知溥仪与三妹关系不错,马上就找到溥仪的三妹金蕊秀,让她出面邀请溥仪到王家来吃饭。果然,三妹有面子,溥仪高兴地应约赴宴。

王老太太有心宴客,早准备好了一桌丰盛佳肴。母女俩都能炒一手好菜,这次当然拿出了看家本领。菜是可口的,再加上有王大姑娘在一旁热情劝酒,溥仪喝了个不亦乐乎。

本来,溥仪这个人不像他本人相貌那么死板,尤其喝了酒,就更喜欢嘻嘻哈哈地开玩笑。吃饭当中,王大姑娘在旁边把盏,俩人说说笑笑,溥仪微醉之中,又说了不少笑话。

结果,溥仪大醉而归。过后,他只记得宴席上的佳肴,却忘了把盏的“美人”。偏偏王大姑娘以为溥仪喜欢上了她,竟害上了单相思。

按说,王大姑娘年逾五旬,年龄只比溥仪小5岁,但她长得五官端正,浓眉大眼,模样挺不错,瞧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些。她不仅知书达礼,还舞得一手好剑。六七十年代,她每天在文化部门口晨练,引来不少人观看。她应该不是那种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只不过是条件高,把自己耽误了。

她以为溥仪对她印象不错,于是又托溥仪的三妹夫润麒从中撮合,要他代做说客,邀请溥仪再次赴宴。但溥仪一听就摇了头。

原来,溥仪根本就不想跟旧满族女子搞对象,而且他也不想找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的旧式家庭妇女。

于是,无论是王老太太还是王大姑娘请吃饭,溥仪一律婉拒,再也不赴这种相亲“鸿门宴”了。

但王大姑娘死缠不放,屡屡托人向溥仪说合,溥仪烦了,产生了逆反心理,一提王大姑娘就头痛不已。到后来,1962年,溥仪跟李淑贤结了婚。王大姑娘听说以后,竟大哭了一场。

这还不算完。1965年,溥仪患病住进了医院。当时看望病人需要在门口拿牌子,一次只准进一个亲属。每天下午3点探视时,李淑贤都看到牌子被人先拿走了。她进不去,只好在门口等候人家出来。原来是王大姑娘把探视牌拿了,她进溥仪的病房探视,一坐就是一下午,害得李总是一番好等。

王大姑娘越去越频繁,溥仪烦透了。一次,她进了病房长时间不走,溥仪忙打叫我去。她见我也不理,溥仪轰她,她才走了。

溥仪躺在病床上跟我说:“她真是太讨厌啦!”溥仪气恼之余,索性找来润麒,让他转告王大姑娘再也甭来啦。

也许是她真心喜欢溥仪。1965年春节前后,王大姑娘又来医院看溥仪。这次,很少发火的溥仪大光其火,对她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滚出去!”

溥仪正骂着,碰巧溥杰的夫人嵯峨浩进来看他,当时场面极为尴尬,嵯峨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溥仪赶忙给嵯峨浩解释原委,王大姑娘哭着走了。事后,嵯峨浩对我说:“我当时以为溥仪骂我呢!我从来没见溥仪发这么大的火……”

据笔者对王大姑娘一位至亲的采访得知:王大姑娘为了追求溥仪,不惜去医院专门做了妇科检查,居然开出一张诊断证明书,证明她依然是处女。

这未免可笑,但确是事实,足见王大姑娘的一片痴心。

坎坷婚姻

那段不顺利的定亲阴影过后,因溥杰原配唐怡莹(端康太妃的侄女)乘民国初年,醇王府的人都避居天津,且溥杰在日本留学之机,勾搭某军阀之子将府中财物大量偷运出府等因,溥杰与之最终离婚,随之,溥杰要再婚的消息一时不胫而走。溥仪知道日本人打造的所谓《满洲国帝位继承法》也是在打溥杰的主意,军方想让溥杰仿效韩国国王李王垠娶日本皇女方子妃的成例,让溥杰也娶位日本皇族女子为妻,为了抵制军方的做法,溥仪赶紧让他二妹蕴和在京津的清朝满蒙亲贵的女儿中为溥杰物色合适的结婚人选,这样完颜立童记成了“皇上”为溥杰挑选的结婚对象,溥仪还派二格格蕴和亲自到北京相看,双方长辈皆满意这门亲事,完颜立童记遂与母亲一起赴当时的新京(长春)会亲,筹备一切。谁承想此事被关东军知道后,日本军部特派陆军大将本庄繁出面干预,事情最终以完颜母女黯然回京而告终,为此,溥杰夫人嵯峨浩临终还念叨说她“对不起王姑娘(完颜立童记)”。云云。

1960年溥仪特赦之后,经溥仪七叔载涛和三妹蕴颖撮合想让她与溥仪结婚,因溥仪不想再找一位旧式满族妇女而作罢。

文革末期,溥仪的另一位弟弟溥任曾经登门表示愿意与完颜立童记结婚,却被拒绝,老太太说:“一个是他比我小,再就是不能一生都在北府兄弟的圈里转。”从此之后老太太没有婚嫁。

晚年光景

完颜立童记的外甥在她晚年担负起了照顾她的,他说:“大姨晚年基本和我过,直到最后崩溃也是在我家(天津),崩溃后她总臆想有人要害她,非得回北京她的小屋才安全,当时我父亲也瘫痪在床,无奈下只得将她送回北京(文革抄家后由老宅轰出来后的那间破败的小屋),给他花钱雇了一位街坊每天来给她料理一下,我每星期开车去京给她送一周的吃用,取回换洗的衣物,这样坚持了将近一年,03年5月适逢台湾的完颜氏表姐来京瞧她,才将她送进景山附近的一家养老院,一个月后大姨在养老院突发心梗,经多方抢救无效去世。”

立童记的晚年引用一段郭布罗?润麒老人的采访更能清楚的说明:“大表妹王敏彤,这个人性格比较内向和古怪,一生没有嫁人,文革期间她的东西都被抄了,她和她的母亲住着一间简陋的小房子,地方非常破旧,后来她母亲过世了,她就自己一个人住着。文革后街道每个月给她三百元钱,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就靠这点儿钱维持生计,家里破败得跟要饭的差不多。有一年,我过去看她,人住的屋子里有三分之一的地方堆着蜂窝煤,里面很脏、很冷。我看了很心酸,劝她搬出去和大家一起住,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后来,我就想了个办法,骗她说:我做梦,梦见了你的奶奶(她的妈妈),她不放心你,让我劝你,改变改变生活。她听了直摇头,只是不信,说梦是心里想,实际没那回事。我说服不了她,只好由她。

1985年,已过七旬的王敏彤在老宅

其实,她要改变一下生活很容易。她有一个乾隆的瓷瓶,是祖上传下来的古董,有人给她出价到八十万,她坚决不卖,非要一百万。后来,不知道是为什么,她把这个宝贝瓶给了台湾的一个亲戚,却又一分钱也不要,可能是因为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她实际上是不舍得卖的,才传给那个亲戚的吧。那个亲戚也是个不错的人,对她挺好,非常用心地照料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说服她搬出小房子,出钱供她去住养老院。这一回她听话了,反正没什么牵挂,就去了北京一家养老院。养老院的条件很好,在那里好吃好住,能洗澡,她的生活一下子好多了。可是,谁也没想到,她在养老院没住满一个月就死了。似乎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吃糠咽菜过苦日子倒挺好的,而她呢,据说是因为一次吃饺子,忽然没咽下去噎死了。所以,我这个表妹呀,不知道是个什么命。我有时候就想,如果她不改变环境,不离开她的破房子、不离开她的宝贝瓶、不去养老院,可能还会活一些年,也许还死不了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刘伯齐
同济黄州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疗睾丸炎费用
德阳白癜风医院
南宁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