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儒道至圣第187章圣墟三子

2020-01-25 09:22:47 | 来源: 菜谱

儒道至圣 第187章 圣墟三子

方运又买了的琴架,带着安装上龙角琴垫的震胆琴回到家里,先放在旧琴架上了几曲,音色果然比之前加纯正,而且下面的琴架哪怕裂开,也仿佛丝毫不受力,于是换了琴架继续奏。

方运正得兴起,就听大门外传来喊声:“方运,有没有时间喝花酒?”

这个声音非常陌生,方运确定是第一次听到,心道莫名其妙,向外走去。

门房打开门,就见一个嬉皮笑脸的青年人站在门外,手里拎着一坛酒,正往里看。

这人虽然看似散漫至极,但身体挺直,目光与其说是满不在乎,倒不如说他世间没有什么值得他在乎。

方运微微一愣,心道这人恐怕是一方名士,读人里面特立独行的向来很多。

那人用乌黑的眼珠盯着方运,散漫之色减消,脸上的笑意却浓,道:“方运方镇国?果然如传闻所说,小小年纪就自有一番气象,大势将成。在下李繁铭,七夕那天想买你东西的是我舅舅。”

方运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人看着如此不凡,原来是国的四大公子之一的李繁铭,和其他三位进士公子不同,这位李繁铭只是举人,而且大的爱好就是喝花酒。

不过,没有人轻视他,他不仅出身豪门,跟纪圣世家是姻亲,同时也是国京城的解元,经义和策论是名传景国,五年前他在州试夺魁的经义和策论同时上了《圣道》,轰动一时。

这人还是《文报》的常客,因为有关国的花边闻十次至少有三次跟他有关,所以方运对这个人印象很深。

几乎在听到李繁铭这个名字的同时,方运就明白,他是代表纪家人来的。

“原来是李公子,久仰久仰。”方运客气地道。

李繁铭笑道:“我就当你真久仰了。听说玉海的画舫如林。我初来乍到,劳烦方兄带我去游玩一场。”

方运微微一笑,道:“我正在为中秋圣墟做准备,实在抽不出时间游玩,你还是进来说吧,备茶。”

方运做了个请的姿势,李繁铭一脸失望地走向客厅。

两人落座,方运让其他人离开,道:“李兄有话就直说吧。”

李繁铭收敛玩世不恭的态度,道:“方镇国人语。那我就说完,然后去喝花酒。我们纪家被人冤枉,七夕那日,舅舅虽然想要血滴兽皮,但事后对我说,此事或许就是天意,并让我入圣墟千万不要为难你。”

“你这些年一直不考进士,就是在等圣墟?”方运问。

“对,纪家让我等七年。条件是家人不再管我喝花酒。”李繁铭道。

“等七年,也是为了等这血滴兽皮?”方运问。

“一半是,没有这血滴兽皮,也不见得白等。”

方运点点头。道:“霖羽那日来我这里,说是你们纪家把我得到血滴兽皮的事情泄漏出去。”

“以你的智慧,应该明白我们纪家不会做这等蠢事。我这次来,就是澄清此事。并说一些连许多半圣世家都不知道的事。”

“说!”方运淡然道。

“家入圣墟,对外说是为了寻找圣踪迹,但凶君的真实意图是寻找子路半圣的遗物。想必你不会不知道子路半圣等三圣在圣墟圣陨。”

方运问:“家这些年只有凶君一人大放光彩,其他人都默默闻,他是翰林,不能进圣墟,凭什么要寻找子路半圣的遗物?”

李繁铭慢慢道:“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方运愣了一下,暗渡陈仓是韩信的著名战例,不由自主瞪大眼睛,道:“他想借兵《韩信三篇》偷入圣墟?”

“不,他自己法入圣墟,而是利用别的手段配合《韩信三篇》间接达到偷入目的。至于具体是什么手段,我们不得而知,因为他能用的手段太多了。而且,以前也有人用过。”

方运沉思片刻,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说,他对血滴兽皮志在必得?”

“对。”李繁铭道。

“证据不足。”方运不为所动。

李繁铭却胸有成竹一笑,道:“所以,我才要亲自来解释,而且我会把我们纪家知道的一切都交与你。”说着,他从袖中拿出一只含湖贝,随手一抹,一本籍和一张图册出现在他手上,递了过来。

方运接过籍一看,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不得不承认半圣世家果然有足够的底蕴,之前那二十四本游记和所有图册加一起,都不如纪家这一本和一本图册翔实,上面标记了许许多多的地方,甚至还清晰地标记了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圣墟龙崖。

这和图册的价值,远在含湖贝之上。

方运看完后,缓缓道:“还是不足。”

李繁铭丝毫不以为意,道:“那兽皮上的三滴血,应该是在圣墟陨落的三位半圣之一的血,可以指向三圣与妖圣的大战之地。你应该知道,当年子路等三圣误入一位妖圣墓的边缘,被妖圣袭杀。”

方运点点头。

“但根据我们半圣世家的推断,妖圣绝不可能因为一座坟墓而拼命,那座墓地,另有神异!”

方运道:“这就是你们众圣世家前赴后继入圣墟的原因?”

“大的原因是,本代妖皇其实是在圣墟长大的,而东海龙族的那位神秘公主也是从圣墟出来后一日千里,那位孔家之龙你记得吗?”

“当然。”方运隐约明白了什么。

“那位孔家之龙也是从圣墟出来后突然一鸣惊人,但可惜被妖皇杀死。而半圣世家的人习惯把这三人称为圣墟三子,个个都有亚圣之象!”

“凶君不仅对子路半圣的遗物感兴趣,还想成为圣墟第四子?”

“这个证据够不够?”

“够了。”方运轻叹一声,李繁铭只是举人,若是动用兵法或纵横术绝可能瞒过他,何况李繁铭的语气比诚恳,那种真诚不是精修杂家和纵横家的人绝对法伪装出来。

李繁铭道:“你的血滴兽皮不是唯一的钥匙,但多一个可能总不是坏事,所以凶君等人很想得到,尤其你不是众圣世家子弟。”说到后,他的语气比惋惜。

“没关系,我会努力,让我子孙成为半圣世家子弟。”方运淡然道。

李繁铭笑道:“这是我听过有趣的半圣宣言。那么,我们纪家的诚意可足?”

“很足,谢谢。”方运道。

李繁铭连忙道:“我们当不起这个谢。我之所以来这里,澄清是其一,其二是希望你不会投靠凶君,你若是投靠凶君,我们纪家就危险了,乃是自保之道,并非完为了你。”

“我明白,你这份坦荡远胜一切。”方运举起茶杯,向李繁铭一举,喝了一口。

李繁铭也郑重举杯,喝了一口茶。

“那么,圣墟的大秘密到底是什么,你们有没有什么猜测。”方运问。

李繁铭奈一叹,道:“猜测太多了,我们甚至猜是孔圣在里面留了什么,但孔家人否定了,因为孔圣真要留好东西,只能留在圣院或孔府。哦,对了,还可能留在山。”

方运正要放下茶杯,但又默默地喝了一口茶。

李繁铭继续道:“你手里有血滴兽皮,准备怎么办?是准备交换什么,还是自己用。”

方运道:“既然这东西涉及到圣墟之子,可能让人获得亚圣的资质,那其价值真不下于韩信点兵台。”

“点兵台?你的意思是……”李繁铭疑惑地看着方运。

“凶君想用韩信点兵台换那件血滴兽皮。”

“他还真舍得……不对,他不急缺兵家文宝,难道他想让你与韩家冲突?”

“当然。所以,你帮我个小忙,把这件事传出去,让其他人知道我和凶君的关系。”

“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过,根据我们的推断,七夕那天的事是家散布的,但污蔑你诋毁我们纪家,应该是不是凶君所为。”

“既然不是凶君所为,你大概也知道是什么人所为,他们喜欢借刀杀人。”方运道。

李繁铭自然知道方运在说杂家和纵横家,道:“看来我白来了,你什么都知道,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方运立刻侧耳聆听,之前的谈话甚至涉及圣墟大秘密,这次李繁铭又说重要的事,恐怕不一般。

哪知李繁铭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担负我弟弟妹妹们的希望,想请你写一幅《陋室铭》字帖,你要是不写,我回去他们一定饶不了我。”

方运一指有关圣墟的和图册,道:“有这两件东西在,一幅《陋室铭》不算什么,不过原稿不在我这里,你想看都看不到。”

“那太好了!只要是你的真迹就行。”

方运没想到现在自己的法就可以被称“真迹”,道:“走,去我的房。”

“没想到你这么通情达理,我请你喝花酒怎么样?”李繁铭道。

“喝花酒就不用了,以后要是有关我的大事,你们纪家若是知道,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必会投桃报李。”方运道。未完待续……

成都银屑病医院在线挂号
广州市越秀区东山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天津最好治白癜风的医院
兰州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合肥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