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傲世神尊第二百一十九章赐婚

2020-01-25 10:08:02 | 来源: 饮品

傲世神尊 第二百一十九章 赐婚?

看到秦正阳身后的聂问天、冷云等人,封逆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诧异的表情。因为这本就是他们此前商量好的,除了风清扬和叶乘风之外,其他几大宗师强者能不击杀就尽量不要击杀,而这也是为了大秦帝国一统天下之后做考虑。毕竟,四大宗门的影响力太大,一旦将这四大宗师全部斩杀,那势必会引起天下所有宗门势力的巨大震荡和不安,甚至天下大乱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显然不利于大秦帝国的统治。

杀戮固然可以震慑一时,但绝不是长治久安的法子,秦正阳需要通过控制住这四大宗门宗主的方式,来达到控制住天武大陆所有宗门势力的目的,直到有朝一日,大秦帝国的实力真正强大到能够完全震慑住天下所有势力为止。

至于秦正阳是用什么手段控制住这几位宗师强者,封逆却是不得而知了,反正看这几位宗师强者明显带着愤怒不甘的难看脸色,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

“臣,参见陛下!”

随着秦正阳的出现,封逆也是走上前去行个抱拳礼。

虽是行礼,但封逆的神色之中却不见丝毫恭敬之色,有的只是平静和淡然,事实上,自封逆降临这个世界以来,除了封烈之外,他还从来没对谁表现出过一丝一毫有关“恭敬”二字的举动,而且,以他现在的实力,这世上也没有人值得他恭敬相待,哪怕是面对秦正阳这位天武大陆的最高统治者,他也只是看在一直以来双方相处的都还算不错的份上礼节性的行下“君臣”之礼而已,并不代表他心中真的就将秦正阳当做君主来看待。作为一个来自地球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他从不认为任何人的身份会比他高,当然,他也不认为自己的身份就高人一等。

“封爱卿不必多礼!”

秦正阳完全没有在意这些旁枝末节,笑着摆了摆手,开口道:“前些天封爱卿独自追杀那叶乘风,却不知结果如何?”显然,相较于其它,秦正阳更关心那位大风国师的死活。

“臣幸不辱命,叶乘风已然授首!”封逆淡淡道。

闻言,秦正阳脸上的笑容更甚:“好,好,封爱卿果然没有让朕失望,哈哈哈……”虽然早就猜到叶乘风应该躲不过封逆的追杀,但能够得到封逆的亲口验证,这无疑是更能让他彻底的安下心来。

“对了陛下,那大风皇帝风清扬想必应该已经伏诛了吧?”这时,封逆随口问了一句。

在他看来,秦正阳等人既然都出现在了这大风皇宫,而大风帝国皇帝风清扬的人又不在这里,自然应该是已经被秦正阳等人击杀。然而,出乎封逆意料的是,在听到他这句问话之后,秦正阳和身旁方道陵的神色皆是微微一变,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是缓缓散去。

“怎么?难道那风清扬逃走了?”看到二人的脸色,封逆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没错!”秦正阳面色有些难看的点点头:“我等日前赶到这溯风城的时候,风清扬就也已经不见了踪影,不仅是风清扬,大风皇室的一些重要成员也通通无影无踪。”

“这样么?”

封逆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旋即露出一丝恍然之色。难怪这些天大秦军团攻城掠地会这么顺利,基本上都没有遭到像样的反抗,之前他还为此感到有些奇怪,原来竟是这么个原因。当皇帝的都跑了,没了主心骨,下面的人还能成什么事?不过,话说回来,这风清扬还真是人物,这么大一个帝国,十几代大风帝王辛苦打下的江山,如此轻易就能舍下,这份果断和坚决,绝非常人可以企及。至少,如果将封逆摆在这个位置上,他是肯定无法做到像风清扬这般“洒脱”。

见封逆沉默不语,秦正阳还以为他是为风清扬等人的逃走而感到忧虑,随即,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安慰道:“呵呵,封爱卿也不用太过担心,我大秦帝国大势已成,区区一个风清扬不过是丧家之犬,量他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况且,朕已经传令下去,全力搜寻风清扬等人的行踪,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

“是吗?但愿如此吧!”封逆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秦正阳这话说得轻松,但封逆很清楚,像风清扬这个级别的强者若是有心隐藏,想要找到他,那恐怕比登天还难。而且,风清扬的存在,对于大秦帝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隐患,一个足以威胁到大秦帝国统治的巨大隐患,只要风清扬一日不死,秦正阳就绝对不可能彻底安心。

不过,对于这样的一个隐患,封逆其实并不怎么在意,风清扬死或不死跟也他没有半点关系。他能够帮助秦正阳,帮助大秦帝国一统天武大陆就已经是仁至义尽,这之后,大秦帝国的统治牢固与否,风清扬的死活又与他何干?有这功夫还不如利用起来去尽快提升自己的武道修为。当然了,如果秦正阳真的找到了风清扬的行踪,他倒是不介意帮帮忙将之除掉,毕竟,不管怎么说,风清扬的那条命也价值一百万点功勋。

对面,见气氛似乎变得有些沉闷,秦正阳适时地暂时结束了有关风清扬的话题,话锋一转,笑着对封逆道:“我大秦帝国此番能够一统天下,完成历代先祖的最大的心愿,全仗封爱卿的功劳,朕已经打算在一个月后于帝都再次举行一次开国大典,并当众册封爱卿为我大秦帝国太师一职,地位与国师并列,而且,朕还要大大赏赐的封爱卿,不管爱卿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朕开口,朕绝对全力满足爱卿。”

“多谢陛下!”

封逆神色平静的抱了抱拳:“这太师一职臣没有意见,但其余的封赏就不必了,臣暂时还想不到需要什么!”

与游离在正规官员系统中的国师不同,太师是大秦帝国官员系统中最高级别的官职,而与国师类似的是,二者皆是虚衔,表示皇帝的恩宠的重视,都没有实职,虽然在身份地位仅次于皇帝,但却是属于那种干拿俸禄,没有实权的官衔。当然了,对于这样一个官衔封逆本人是比较满意的,如果秦正阳给他一个手握重权的实职,他反而会拒绝。而秦正阳也正是因为知道他不喜拘束的性子,才会册封他一个位极人臣却又不用管事的职务。

至于秦正阳所说的其他赏赐,封逆却是没什么兴趣了。他想要的,秦正阳给不了,秦正阳能给的,他又看不上。既如此,他又何必去开那个口?

“也是,以封爱卿今时今日的实力,这天底下恐怕没什么东西能够入得法眼,不如这样吧……”秦正阳稍稍思索了一下,旋即,面带笑容道:“再过一段时日封爱卿也将及弱冠之龄了,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爱卿也是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等等,陛下该不会是想给臣赐婚吧?”封逆有些哭笑不得的打断了秦正阳的话。

“正是!”秦正阳好不计较封逆的突然打断,依旧满面带笑道:“朕膝下尚有有四女云英未嫁,个个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尤其小九儿墨菱更是品貌出众,与封爱卿实属佳配,依朕之见,不如便将之许配给封爱卿,促成一段良缘,封爱卿以为如何?”

“九公主秦默菱?”听到秦正阳这话,封逆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

话说这九公主的相貌的确是没什么可挑剔的,单以长相而论,虽不说倾国倾城,但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至今为止,封逆还没见过哪一个女子的容貌比得上她。不过,除了相貌之外,这位九公主的性格那可跟“娴熟大方”、“温良敦厚”这两个成语扯不上半点关系。不仅扯不上关系,甚至可以说完全是背道而驰。

第一次见面,那位刁蛮公主就“赏”了他一鞭子,后来他尽管也给了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但也因此惹下了一系列的麻烦。试问,他怎么可能对这样一个刁蛮任性,金枝玉叶的女子有兴趣?事实上,他倒也不是因为双方之间产生的过节而对秦默菱心生芥蒂,他虽不是什么恢廓大度之人,可也不至于跟一个小女子去斤斤计较,况且,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他早就已经抛在了脑后。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对秦默菱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当然了,什么是心动的感觉,封逆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因为,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但是,内心深处,他并没有跟很想秦默菱结亲的想法,况且,报了封烈的大仇之后,他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了武道上,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顾及这些儿女私情,是故,在犹豫了片刻后,封逆直接拒绝了秦正阳的提议:“多谢陛下的厚爱,但臣恐怕要辜负陛下的一番好意了!”

安庆市纺织医院怎么样
长春治牛皮癣最正规的医院
白癜风治疗吉林哪家医院好
金华重点牛皮癣医院
大庆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猜你喜欢